2018的最后一场雪,人工智能比以往来的更加殷切!
发布时间:2018-12-07 15 来源: 四川新闻 浏览量:33

我们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就业形势:当那些流水线上的人工智能逐渐渗透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时,想想,那时的你还能干什么?

最近这两天,我们大概都被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恢弘历史刷屏;再加上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获改革先锋称号,更是让无数夙兴夜寐的互联网人士蠢蠢欲动。

的确,我们无法否认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功,至少从那个连温饱都满足不了的特殊历史时期进入现今这个人均GDP约为1.04万美元(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中等偏上收入国度,这是中国的伟大复兴,也是中国14亿人口每一个人的胜利。

但是在这样的巨大繁荣之下,我们还需要时刻警惕经济发展背后汹涌而来的暗流。

尤其是1987年曾经打开的那个“经济发展十年崩溃”的魔咒。

1978年,第二次石油危机,两伊战争爆发。 1988年,严重通胀危机。 1998年,泰铢贬值引发的亚洲金融危机。 2008年,美国次贷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 2018年,我们似乎又一次站在了历史的关口,美股十不存一,中概股哀鸿遍野。

虽然说全球性的经济下行与我们并没有直接联系,在大多数人眼中可能都是这样一种心态:只要自己逍遥自在,哪管他人洪水滔天?

但你有必要正视这样一个现实:如果你身在职场,你真的觉得企业“断尾求生”的时候会对你手下留情?

又或者你还在学校,还不用担心就业环境如何糟糕,但是如果你知道2019届应届毕业生有860万人,为历年之最,可他们也同时面临着最严酷的企业环境——大规模的企业缩招,甚至连阿里、华为、滴滴和京东都亮出了自己的“屠龙刀”。

所以,你还觉得自己有可能袖手旁观。

但其实裁员只是一个小问题,我们还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就业形势:当那些流水线上的人工智能逐渐渗透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时,想想,那时的你还能干什么?

一、裁员

我们似乎看见了擅长推特治国总统@特朗普 打了一个响指(中美贸易摩擦),就导致了全球经济下滑。

虽然特朗普气急败坏掀牌桌的做法,确实有点耍流氓;但它也从某种层面上表现出日益衰微的美国对于蒸蒸日上的中国的忌惮,或许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全面超越美国,但是在某些方面已经动摇了美国的“根本”。

尤其是12月中旬,孟晚舟在美国的琐唆使下在加拿大被捕,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再加上这段时间英国脱欧、法国暴乱,欧洲也是自顾不暇。

雪崩之下,没有一家互联网企业得以幸免。

就像我们在《2019第五代互联网重启:覆巢之下,机遇与挑战?》中说的:

近年来,Facebook就一直被集火,三星更是一炸惊魂;苹果和高通大打出手,谷歌的无人车Waymo也遭遇了石头、刀子,甚至是枪火;Uber总裁卡兰尼克因为性丑闻人设崩塌,马斯克也因为特斯拉一连串的事故神话陨落。

国内也没闲着;摩拜胡玮炜彻底出局、ofo戴威还在挣扎续命、锤子离开了罗永浩,美图市值蒸发800亿,唐岩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丁字路口……

想想,陌陌2017年1月的年终大奖,手机、劳力士、现金应有尽有;就连阳光普照大奖(什么都没中)都有25000,顿时无限唏嘘。

当然,陌陌2018年偃旗息鼓还是小意思;11月,趣店上演的一出“迁都”戏码把200多名员工强留在厦门更是耸人听闻。

更惨的自然是ofo;眼下,这家公司的总部已从繁荣时的3400人裁减至400余人。

赶在年终奖发放前这场大戏还有后续,网易薄荷直接停服、知乎被爆裁员20%,宜信被爆裁员三分之一,京东被爆裁员,这次并没有反击的锤子被爆裁员60%,最后,竟然连腾讯和阿里都没能幸免。

当然,不管这些互联网企业怎么彪炳自己是在“人才优化”,被裁掉的员工是不会回来的。

二、焦虑

但其实互联网企业大溃败、互联网人才大裁员这件事情每年都有,只不过今年格外突出而已。

想想,前几年的直播风口和共享经济,那时那你成立一家公司到处拉融资有多简单现在默默无闻、甚至是自焚自爆就有多疯狂。

要知道这市场永远都是“赢者通吃”,失败的人是没资格说三道四的;当然,你失败的经验或许还能在公众号死灰复燃一次。

对于裁员来说,创业公司自然百般好,但是你加入了创业公司也就意味着你默认接受了随之而来的风险;制药企业没做绝,真的没必要弄得天怒人怨。

但在这里重申2019我们即将面临的社会状况也没有意义,而我也不打算继续传播“焦虑”。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人工智能”将会改变、甚至是颠覆2019整个互联网经济的现实。

或许,你们会说我这是在“杞人忧天”,但是人工智能正在科学家锲而不舍在互联网企业一拥而上的投入下,正在一点点接近他们的野心,正在一点点“为他们所用”。

人工智能正在蚕食我们的生活空间,社交、聊天甚至是工作,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而那些裁掉员工之后多出来的工作岗位,等新的员工回过神来的时候,或许那里站着的已经不再是人了。

这,或许会是每一个互联网企业家的天堂;因为它们的成本有限,可以不休不眠。

但它,也是每一个互联网职场人士的地狱;不是因为他们贪得无厌,只是因为他们赶不上时代变迁。

三、觉醒

如果说目前人类最大的敌人还只是自己,那么未来人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最大的敌人必然会是“人工智能”。

是他们曾经饱含希望,注入了无数的野心、私心和贼心的人造物。

不是因为电影电视中人工智能的崛起、叛乱,甚至是奴役全人类让我们“因噎废食”,而是因为相比于人类有限的脑容量,智力、精力以及生命力,人工智能明显更容易打破这些壁垒,它们未来的潜力无可限量。

人类的进化速度是远远比不上人工智能的迭代更新。

万一它们真的像科幻小说那样实现了“自我觉醒”,又或者是从科学家、从实验室手中抢走了“自我更迭”的权柄,当一个按钮已经无法控制它们的时候,“人工智能”就是一匹托加您的野马,那种“智能”进化的速率绝对是人类望尘莫及的。

一旦它们在进化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Bug,又或者是个别科学家催化、干涉了它的变异,更有甚者地球人工智能诞生了“集体意识”;那么人类又该如何面对这个比自己更加强大、更加先进、更加完美的无机生命?

严格意义上我并不是一个人工智能悲观主义者,就目前而言我们也不用担心人工智能会抢了我们的工作,但是眼光放长远一点,你的孩子、孙子就未必还能像你这样高枕无忧“忧国忧民”。

虽然在那若干年后的未来,不一定会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悲观,人工智能也真的能够超越我们所有的期望;但是当那个时候新进的机器、信息的传播渠道,更高超的技术手段被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我们迎接的会不会又是另一种形式的“独裁”?

虽然现在不少科学家乃至企业家一直宣称当下的人工智能智能称其为“机器智能”,但万一机器真的觉醒了某种智能,不再需要人为干预就能够预判并决定自己的行动,这会不会更加让人恐慌?

而这个时候,人类有没有工作还是个小问题,人类还有没有未来或许就应该提上了日程。

四、监管

比尔盖茨最近呼吁互联网科技企业应该加强监管,这自然是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

但是落在“人工智能”这,由于算法是个“黑箱”,仅仅让它透明化是不够的。

尤其是大多数人还无法理解机器语言的状况下,那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程序员就像是神职人员一样,也许你可以保证人工智能的正确性,但你无法保证这群神职人员也绝对公正。

而这,就是我们在面对“人工智能”觉醒之前就必须面对的悖论。

回到当下,类似于卡车司机、流水线员工等机械性劳作必然会被人工智能取代;但像是心理学家。设计师等需要经验主义的工种也必然会被挤压生存空间。

要知道现在的人工智能已经获取了阅读理解能力,不仅能写诗,还能发唱片专辑;它们不仅会弹跳、会翻转,还是开门;更有甚者人工智能能捕获大量人类数据,包括喜好、情绪,甚至是生理特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已经拥有左右人类思维的能力,我们又怎么确定研发人工智能的科学家没有被情绪左右呢?

现在,我们不仅能在银行,在机场等公共场所发现人工智能的身影,就连音响、手机或是扫地机器人,它们已经无孔不入进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尤其是手机,这种工业设计产品更是人类进入互联网的一张“通行证”。

五、魔法

好吧!忧国忧民的事情谈了这么多,终究有点虚妄。

那么回归我们自身,站在工业设计师的角度,这场人工智能的全面入侵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就像我们在之前的文章《@设计师 你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中说的:

早在2016年阿里的人工智能鲁班,当然现在叫“鹿班”了,人家不动声色可是为双十一做了1.7亿个banner;2017年更是做了4亿张海报,每秒8000张;而这一次我们虽然没有获悉具体数据,但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支撑起了阿里13.52亿物流,2135亿销售额,可见人工智能功不可没。

2018年11月10日,鹿班更是登上CCTV《机智过人》PK人类设计师,虽然鹿班取缔人类设计还有一定距离,但它至少已经挤上了这一张牌桌。

当然除了国内,国外在人工智能设计领域的发展也是如火如荼:2016年谷歌继AlphaGo之后又研制出一款应用于平面设计领域的新型人工智能程序AlphaGd(AlphaGd由DeepMind联合Adobe公司及全球著名设计公司Pentagram共同研发);2017年谷歌再次推出人工智能绘画工具Autodraw。

而现在,谷歌小姐姐Monica Dinculescu又搞出了一个“魔法画板”,只要你设定了一个绘画的目标,之后随便画一笔,AI就能“脑补”出余下的画面。

你再不努力工作的话,连人工智能都看不下去了。

人工智能都已经如此聪明了,还如此努力,我们是不是有一种巨大的无力感!

当然,工业设计师作为一个比较有技术含量的工种,靠的是经验和创意吃饭,在这方面恰恰是人工智能的短板;但是人工智能海量的数据分析能力和更快的反应速度,这是我们拍马也比不上的。

面对人工智能一日千里、日复一日的精进,设计师的岗位真的没什么壁垒。

想想,未来你用的工业设计产品都是人工智能自己生产制造的,这种感觉会不会很可怕!

就像张小龙曲解狄更斯说的那句话:2018将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2019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在即将流逝的2018、即将来临的2019,大溃败、大裁员不过只是经济寒冬的开胃菜,我们面临的最大敌人其实是“人工智能”。

因为在这巨大的经济寒冬中企业需要缩减成本,要么像百度一样孤注一掷把宝压在人工智能上,要么就只能像腾讯、阿里进行所谓的人才优化,用这一小部分人的未来换取企业躲过一劫。

而那些可供出来的岗位,除开企业自己缩减架构,剩下的就只能是人工智能了。

毕竟它们可以不眠不休、任劳任怨,除开必要的硬件成本,连工资都给省了。

当这个城市被人工智能填满,会不会引起大面积失业者暴乱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个城市虽然会越来越酷,但也必然会越来越冷,变得没有温度。

@设计师 们,你们甘心把这个世界交给这样冷冰冰的工业制品么?

不甘心的话,至少在人工智能接管这个世界之前,我们还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决定未来取代我们的人工智能她的交互体验以及外形特征。

但是我想啊!未来的人工智能设计师会不会觉得它们很丑呢?

—END—

#专栏作家#

幻梦邪魂,微信公众号:sdsghnh。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擅长文艺、理论逻辑类文章;平时对写作、互联网、产品经理关注比较多。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Copyright © 2012-2019   www.awaraxid.com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